仰头看桐树

鹿鸣思长草,愁人思故乡

这剧情看得我目瞪口呆

【曹刘|协备】古来君王皆寂寞(一) UP主: 岁时伏腊走村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278047

分享一个听话的备备。

众人:“我们认为应该这样,balabala……”

赵云:“不,不能这样做。balabala……”

备备:“emmmmm,我听子龙的。”

哼哼,看来赵将军的话还是蛮有份量的嘛。毕竟也是一家之主😂
赵云:“在季汉,我还是说了算的。”

发点正史糖。截图来自云别传。
子龙打了一场胜仗,然后备备来到军营,夸他【浑身是胆】,然后两个人【饮宴作乐】一直到晚上。

后来军中将士就称呼子龙为“虎威将军”了。

话说这个瞑,还有一个意思是闭目,睡觉。那么可以强行解释为两人寻欢作乐最后睡了一觉😂我不管,我就要这么理解😂

话说是不是子龙每次打了胜仗都可以得到睡主公这种奖励。
麻麻我也想去季汉当将军【还没碰到主公就被众文武官员群殴至死😂】

顺便提一下,前面几句里那个“公”是可怜的曹老板。嘤。

其实我感觉曹刘这个cp的萌点就在于,有个人全心全意恨你一辈子,多不容易啊。

和你作对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是傻逼,而是因为你是全世界唯一能配得上做我的对手的人。这原因简直像个荣誉勋章。

【脑洞系列】关于到底应该和谁一起睡觉

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提问:
备备一开始是和关张睡,结果从公孙瓒那里借了子龙,这两人想睡一起。
那么问题来了,备备该怎么和关张解释,从今天开始我不和你们一起睡了?😂

【我有话要和子龙说,所以今晚一起睡】?这……有什么话要蒙在被窝里说?

【子龙只在这里呆一小段时间,我们应该对他好一点,所以今晚你们俩自己睡吧】???为什么对他好就要和他睡觉啊……

【大哥今晚要去看看子龙的夜光手表?】

不管怎么解释都很奇怪啊😂

要干脆不解释的话,关张第二天看着这两人挽着手一起出门的话,恐怕会有些不好的想法。

结合京剧里张飞刚开始的时候骂赵云是小白脸,讨厌他的这个设定,就感觉更奇怪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赵云七年后回到刘备身边,那他还能不能赢回和主公一起睡觉的权利😂

再加上三顾之后请出了诸葛亮,这尼玛就更难分配了。

还有刘备在许昌的那段时间,曹操也对他很好,常一起吃饭一起睡觉。这尼玛问题又来了。曹老板不是喜欢梦中杀人吗?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我怀疑那段时间刘备睡觉都没合过眼。

【云玄】【垂钓者】(七)

      还是介绍一下ABO……标记之后O会对A有强烈的依赖感,A可以通过信息素控制O
     本文中
     A等于乾元
     O等于坤泽

————————————————————————————————————————————————————————————
        两人正在交谈,远处一匹黑马像旋风一样跑近,转眼间又不见了踪迹。

       “……张将军?”简雍被这一人一马扑了一脸雪碴子,愣了半晌。

       “三将军干什么这么急?”赵云站在一旁看着张飞的背影,“好像还提着东西。”

       “不管他。”简雍揉揉脸:“大抵是讨好夏侯家那小女子去了。诺,我们月底都要去他那讨杯喜酒喝。”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到时候主公必定也要来。你记得打扮得体些!主公见你生得好看,准不会再生气了。”

      赵云露出疑惑的表情。

      “啧,信我的,准没错。”简雍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快,趁天还早,咱们去趟集市。给你挑几件衣服。挺漂亮一小伙子,穿这些粗布烂麻像什么样。”

      陈记是小城里最大的布料店。陈老板是个厚嘴唇的矮胖子,老板娘倒是个妖娆的妇人。简雍油嘴滑舌的,很快讨了这女人的喜欢,带着他四处介绍各种上好的料子。

       赵云笨嘴拙舌的讨不了好,只得站在柜台前看他们挑。忽然一匹锦缎映入了他的眼帘。

      “将军,喜欢?”老板油腻的胖脸上堆满了笑容,将锦缎取下呈上:“好眼光!好眼光!这匹可是锦官城产的,千里迢迢从川内运来,是本店最好的蜀锦。您看看这云纹,这质地——不瞒您说,这就是刘荆州来了,也得叫好!就是皇上,也难得穿到这锦官城产的料子——”

         赵云伸手摸了一摸,又仔细看了看上面以金线绣成的凤凰云纹,将自己可怜巴巴的俸禄掏出一大半。“买这一匹和简先生挑的那些,这些钱够吗?”

       “哎呀赵将军真是豪爽,好气度!”老板捏着手里的铜钱,小小的眼睛被脸颊两侧堆起的肉挤成一条缝:“客官要不要裁剪成衣?贱内手艺很好的——”

        于是可怜的俸禄变得更少了。

       老板惬意的数着铜板,老板娘则满嘴奉承的替赵云量着身高体围。听着她嘴里的“少年英雄”“仪表堂堂”,有那么一二刻赵云感觉自己重新充满了信心,连吃了闭门羹的郁郁不乐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那匹蜀锦,不要按我的身形做。”趁简雍等得不耐烦,在对面的摊子上挑选着一些小饰物时,赵云偷偷转头嘱咐老板:“做小一点。高七尺五寸,肩宽短半寸。嗯,手臂比我长一些,大概到这。”

       “哟哟,尺寸都知道,”老板很懂的笑了:“送心上人啊。这女子想必是个高个儿的美人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是美女。”赵云老脸一红,低着头,嘴角却忍不住微微勾起:“是我家——”他顿了一顿,把到嘴的‘主公’咽了下去:“是我哥哥。”

      主公说过的,从今天起刘关张赵四兄弟。叫句大哥也无妨吧。

       他一边举着手量着臂长,一边又是低头又是发笑,模样有些滑稽。不像平日里威严的赵将军,倒像个情犊初开的毛头小伙。

       忙前忙后的老板娘被他这样子逗得乐出了声,和老板相视一笑。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冬至。新野弹丸之地,这几年过得安稳,临近年尾,也无甚么要事。

       刘备自被赵云强行结契后,坤泽本性都露了出来,有些畏寒不说,连香味都不大能控制了。

       原本结契之后,坤泽会有些依赖乾元,尤其迷恋对方的香韵。只是刘备心怀芥蒂,不肯显露出来。赵云对风月之事知之甚少,自然也不知这一情形。

        无知者无畏,所以这天演练时赵云无所畏惧的散发出混合着独特的烈酒气息的热腾腾的汗味。操练得起劲时卸了铠甲,里面的衣物被汗浸得湿透,几乎要冒出蒸汽来。

         刘备站在观战台上,臭着脸努力屏住呼吸,躲避着随风而来的这股嚣张的气息。

      “大哥!你不舒服吗?”张飞无意之中发现他脸色苍白,有些担心。

       “没有。”刘备气哼哼的:“我听说军中有将士死于卸甲风。”

        “啊?”张飞用力摇了摇脑袋。“没有这事儿,大哥。”

         “好了!别说了!”刘备被这气味熏得怒火中烧,准确的说,是欲火引起的恼羞成怒。他实在想找个理由把在场上演练的赵云拖下来狠揍一顿。但他也知道再靠近一点,自己就会被这气味驯服,乖乖的臣服于赵云这个可恶的乾元之下。

        都是赵子龙的错!

         他妈的,要是我是个乾元,老子第一个要操死这犯上作乱的家伙。看他还能不能这么得意的在这蹦哒。

         要操死赵云这个念头一浮出脑海,就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于是刘备的眼神渐渐带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当然这饱含深意的目光只出现了一小会就消失了,毕竟张飞孙乾都在这儿,向来着力于塑造正直形象的某人并不打算在这种时候把自己猥琐的一面显露出来。

      赵云无意间发现自家主公正面带笑意的盯着自己,瞬间心潮澎湃:果然简先生挑的衣服好看,主公都开始对我笑了!一面想,一面忍不住回头一笑。

     刘备忙移开目光装傻,而场上将士们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孙乾站在刘备身边,假装低头的望着地面。唯有张飞正在想象着过几日夏侯涓穿嫁衣的模样,根本没注意这两人的眉来眼去。

——————————————————————————————————————————————————————————————废话分割线————————————————————————————————
希望下章能上车……本来打算开一次就算了,结果这车好像有点停不下来……

每次看到有人黑赵云是保镖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美(mei)女(nan)老(zhu)板(gong)的贴身保镖😂

还有,每次看到各种骂刘备虚伪的言论时,说他爱哭,超假什么的,都会让我觉得这属性好萌😂腹黑哭包诱受

特别是长坂坡,惜子龙摔阿斗那段,难道不是为了让子龙更忠诚吗😂多么虚伪多么可爱😂

啊今天是不是七夕
虽然我自己是单身狗
但可以祝子龙和备备情人节快乐也是让人很开心的事情呢😚

【云玄】垂钓者(六)


       “又不在?”

      “将军,使君的确不在。”

        赵云皱了皱眉头,牵马回营。今日诸将议论如何提防曹操进犯荆州之事时,主公言语之中夹枪带棒,字字诛心。什么抵外侮不如防内寇,甚至对公孙瓒之死含沙射影。

        回新野途中主公明明对自己和颜悦色并无不满,不想闭门修养几天之后就变了脸。三番五次上门求见,每次都说不在府内。里里外外看管甚严,连和眼线们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远处简雍慢悠悠的晃荡过来,手中还抱着一匹布。赵云这才想起很快就立冬,是时候置办些暖和的衣物了。
        幼年时家境贫寒,常常羡慕富人家能买得起夹袄,自己却只能挨着冻打柴做工补贴家用。

      后来,被哥哥送去拜师习武,身体渐渐结实了许多,也不太怕挨冻了。因此在公孙瓒手下做事时,就算手里有了些银两,也从没考虑过要买几件像样的衣物。

       寒冷和温暖于自己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习惯了寒冷,也不觉得是件多么痛苦难捱的事。

      直到有一次,一个叫刘备的青年到他们营帐来借兵。听到他指名道姓要借常山赵子龙的时候,赵云也欣喜的吃了一惊,心中升起一股被人肯定了的小小荣幸。刘备啊,这个名字很熟悉,感觉是一个有作为的人呢。

        “没想到你这样年轻!”得到了公孙瓒的同意,刘备高高兴兴的拉着面前这位小将军的手走出营帐。“今年满二十了吗?”

       “快了。”赵云感觉他的手很暖和,于是悄悄反握住:“正月就到二十。”

       “穿得这样少!”刘备感叹。正是冬天,自己身上裹得厚厚一团,这小将却洒脱的穿着秋季常服:“难怪公孙师兄夸你强健呢。”

       他笑得亲切,话语又温和,叫赵云觉着很舒服:“公孙将军也常提起您。他们说刘使君为人仁义,宽宏大度。云十分仰慕,一直想见上一面。”

      赵云摊开手掌,在嘴唇上用力蹭了一下,仿佛还能感受到回忆中那熟悉的温度。他闷闷的笑一声。

       主公应该很讨厌我吧。在被那样惨烈的羞辱之后,一定会痛恨一辈子的。

       这也没关系,他恶劣的想。至少我还是主公的乾元,不管怎样都拥有保护他的权利与资格。

          “子龙!”
         在远处看还不那么明显,靠近了的简雍可以说是十分臃肿了,灰褐色的袄子被棉花塞得鼓鼓囊囊,恨不得把下半张脸也都裹起来,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

        “简先生。”赵云并未注意到他滑稽的穿戴,恭敬的施了一礼。

           “怎么,玄德还是没见你?”简雍看着他失落的样子,微一沉吟,安慰道:“没事,待我想想法子。”













【云备】一点过期小糖

突然发现演义赵云居然自称过“某”

“某将马步军三百人同往,可保主公无事。”

攻气爆表啊有木有!

联想到京剧里(忘了是谁)“取某的大刀”

超man der!一股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然后翻书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小糖块

正谈论间,忽闻庄外人喊马嘶,小童来报:“有一将军,引数百人到庄来也。”玄德大惊,急出视之,乃赵云也。玄德大喜。云下马入见曰:“某夜来回县,寻不见主公,连夜跟问到此。主公可作速回县。只恐有人来县中厮杀。”玄德辞了水镜,与赵云上马,投新野来。

划重点【大惊-->大喜】【连夜跟问到此】

备备:子龙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嘤嘤嘤
云云:主公我找了你一整晚呜呜呜
抱头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