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头看桐树

专门刷刘备的号

网易云的国风极乐夜是唐玄宗主持的!
啊,李三我的爱~( ̄▽ ̄~)~

发哥这种男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少爷会疼你的”少爷你倒是疼疼我啊我都快死在电影院了wxbefbxiwwkjdkdjxhsjshs

三国城对备备实在是非常友好了!全程c位不说,还能主持国庆祭天大典嘤嘤嘤,还给了个超漂亮的老婆

[云玄]坏分子的家长会

调皮捣蛋高中生子龙×上班族老司机备

17×27年龄差预警

现代AU
非常小的甜饼
性格私设,非常ooc


是这位朋友  @无用绅士  点的梗哟
希望满意

~~~~~~~~~~~~正文分割线~~~~~~~~~~~~~

      “不,不去。”刘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理理衬衫领口,打上领带:“你越发学坏了,我到时候怎么向公孙兄交代。”

      “唔,”赵云嘴里的半块煎鸡蛋还没咽下去,一边嚼一边哼哼唧唧:“你不答应的话,我就不去学校!”

      “咀嚼时不要说话。”

      “皮肉伤,又没打死!他们先对人家女孩子动手动脚的嘛!”赵云气鼓鼓的含了一口水,漱漱口再咽下去:“按你的意思,我要袖手旁观喽?”

      “你不会报警啊?祖宗?”刘备在他头上敲敲:“手机是纯玩的,打不了电话是吧?”

      “苹果电量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用半天就关机……”

      “据我所知,是因为你上课时一直用它玩游戏。”刘备拿上公文包准备换皮鞋:“换好鞋之后你还没吃完的话,那就劳驾您坐公交车去上学。”

      “别啊贝贝!有话好说!”眼看着刘备即将穿好一只,赵云只得往嘴里塞了一整块三明治,然后飞奔到书房提溜出他那个骚红的双肩包。

      “嘿嘿,我快吧,宝贝。”极速换鞋的赵云得意洋洋:“啊,不对,男人不能说快。应该说有效率。”

      “嚼完再说话,臭小子。”

      公路上。

      “子龙,我觉得你应该要明白这个道理。我不是说你不该见义勇为,而是应该在保证自身的安全的条件下,再去……”

      “%*#&*{}$&!伪君子,臭王八,连家长会都不想去开,还想教训我……”

      “这件事太大了,我有责任通知你的监护人。”快到学校了,刘备减缓了车速,停在校门对面。

      “那你就是想看着我被公孙打死。见死不救,算什么男人……”

      “下车。”

      “不。”赵云眼珠子一转,歪到主驾驶座位上,抱住刘备的手臂:“你不去开家长会,我就不松开。”

      刘备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摇摇头。

       “那我就亲你。”说着他便将大半个身体都探过来,像只大虾一样张牙舞爪。“嘿嘿,好好享受大爷的……”

      然而对方无所畏惧的捏住了他的脸,像鸟一样啄了一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扔到了路边。

      “再见,小王八羔子。”

      回过神来,连车的背影也看不见了。他有些生气的嘟哝起来。

       “嘴上才算数啊。”

       然而最终,某人还是因为目无法纪,上课屡次发笑,而被请入办公室喝茶。

两百粉点梗

有人要点吗!

别不理我!嘤嘤嘤

凑齐三个啦!更完删

在b站看到了台版三国,剧情笑死233333

什么关二爷娶公孙瓒女儿,文丑的女儿暗杀关羽,陆逊和孙尚香吻别,青龙偃月刀自动砍死貂蝉,周瑜诈死躲在棺材里结果被诸葛亮堵住出气孔闷死……总之很魔性了,令人上瘾.JPG

不管怎么说这里面的赵云很帅气!有这一点就够了!而且长坂坡后的剧情,真的,(此处应有土拨鼠式尖叫)子龙累得睡着了,贝贝就在他床榻边守着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这个备似乎要和孙妹妹还有陆逊玩三角,但咱们完全可以脑补宽备,是不是!反正宽备的子龙和妹子谈恋爱去了,这个子龙可是未婚英俊大好青年啊!

p1 台版子龙处死犯事的兵卒
p2 抱着孩子,浑身散发着父爱光芒的一朵云
p3-p5 从长坂坡回来后累到睡着,主公一直守在床榻边
p6 拉小手
p7 旁白用相当震撼的语气宣布,这两人结为兄(lian)弟(li)
p8-p10 指挥宽,忧郁宽,尬笑宽,都是帅宽

云玄,脑洞系列【楚成王‖赵云×孙武‖刘备】

楚成王是赵云前世,孙武是刘备前世,来自东周列国志和孙武的演员梗,有人吃吗?

成王狡诈多谋,有王者风范;他历经辛苦,终于使楚国并入强者之列;然而最终被亲生儿子所杀,悲愤所制,导致一魂一魄离体,徘徊在楚国上空,未入轮回;而其他二魂六魄转世为赵云。

成王死后数十年,吴国启用孙武,一举破楚。成王魂魄遥遥望见山河破裂,国家动荡,百姓伤亡,不觉掩面而泣,同时牢牢记住吴王阖闾,孙武及伍子胥三人面貌,立誓雪耻。然其身为魂魄,心中虽有百恨千仇,而手中实无一策。

始皇即位,新龙降世,孤魂野鬼们四散逃避。成王魂魄只得长眠于残破的楚国宗庙之中。不料数百年后,孙武转世而成的刘备占有荆州之后,竟携爱将赵云入太庙参拜。青釭剑一闪,无意之中唤醒成王魂魄……

我的主公是公主

为古枣君接力!
哈哈哈写起段子来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一)和(二)在枣太的首页!超搞笑的

————————————————————————————————————————————————————————————

(三)

“大……大哥?”

某关姓将军陷入茫然……以及羞涩。

红脸更红了。

“云长,你得帮帮我……”

大哥这个语调,好像在撒娇哦。

红脸变成了猪肝色。

“我得把这个……”刘备羞耻到捂脸,但话还是要说完,“可能,得…绑起来…太显眼了……”

美髯公是见过世面的人。

虽然他也没见过这么大的世面。

但他依然维持了表面上的平静,淡定的撕开自己的中衣,把大哥的胸和腰裹得紧紧的。

好痛啊!果然变成女人之后,忍受能力也降低了吗?

刘备在他二弟裹第三圈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提出一点小建议。

“云长!轻一点……”

还没来得及敲门的赵云感觉眼前一黑。
眼泪是止不住的流……

——————————————————————————————————————————————————————————————————————————————————————————

接龙完成😂第四棒是谁来完成由 @古枣_ 酱来决定😂

【赵云×刘备】【浑身是胆】(七)

    (七)

      星期二的下午赵云有两节课。下午四点五十,他回到寝室,收拾书包,向刘备家进发。

      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两周。刘备这时候还没下班。赵云熟练的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阿斗蹲在那里,巴巴的望着门口。

      “猫猫!给你带了小玩具。”

      “喵。”阿斗看着新朋友掏出来的毛球,很赏脸的扑了上去。它这个高个子伙伴挺有好感。这家伙总会在爸爸不在的时候变出很多好东西。

      “猫猫,你在这边自己玩。我得先去把饭菜准备一下。老师回来就可以吃啦。”

      阿斗不懂他说的话,只顾咬毛球。

      “真听话。”赵云打开冰箱,拈出一块冻肉,打算切成燥子。河北人喜欢面食,用肉臊做浇头最好不过。将臊子炒好,他又煎了两个溏心蛋,和着呛好的汤一起,分放到两个碗中。生菜过水即熟,不需要提早准备,不然反倒蔫了。

      赵云看了看表,快六点了,便将手擦擦干净,开始烧水。果然,水还没开,门把就被转开了。

      “喵!”阿斗划拉着小短腿,频率极快的扑了上去,绕着皮鞋打转。刘备放下公文包,温柔的抱起小猫举个高高,然后亲在小东西脸上。

      “子龙真是贤惠啊。”放下阿斗,换鞋洗手,正赶上赵云往滚水里下面条:“这么会做饭,可以看出来这些年被公孙兄压榨得有多惨,哈哈!”

      “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赵云拿着长筷搅动着锅里的面条:“您喜欢煮烂点还是稍微硬一点?”

      “都随你,我不挑食。”刘备看着这俊小伙穿个围兜居然也好看的很,又挺拔又俊朗,不由得摸着下巴感叹:“哎呀,以后哪个女孩子嫁给你,那可是大有福气啦!既有眼福,又有口福!”

      赵云垂下头,腼腆一笑。“老师,今天我们c语言进行了小测验。我有个编程题不会。”

      “行,吃完饭我看能不能教教你。c语言我毕业后也没用过,不过对着书应该还行。”

      “老师什么都会,真厉害。”赵云心里有种隐秘的骄傲。我眼光可真好。他真优秀,我也要努力才行。

      “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自然也就会了。”刘备叹气。年轻人总是羡慕年长者见多识广,却不知道自己拥有的东西比这珍贵得多。

      “周五就是联赛,这几天也别为课业操太多心。放宽心,落下的功课,等比完赛我帮你追上来。”

      “老师会去看吗?”

      “我有事,公孙老师会去给你们加油的。”

      “好的。”赵云稍微有些遗憾,本来想好好表现表现的。不过强人所难也不是他的作风。他熟练的将面条从锅里捞出来,抖抖水,放到汤里。

      刘备打开橱柜拿出两双筷子摆在桌子上,又将第一碗面条端上桌:“明天上午没课吧?带你去买双球鞋。”

      “是公孙老师说的吗?”赵云端出第二碗面条,用脚勾上厨房门。厨房里太闷了,才呆了一小会儿就满头大汗。

      “是啊。”刘备挑眉,弯起嘴角。“你导师可是交代了,要把你打扮得像模像样的去参赛,不然可要拿我问罪。”

      事实上这是他自己的主意。刘备从小就喜欢漂亮东西。好看的衣服,鞋子,小饰品,还有帅小伙。读高中时,他的一大爱好就是帮公孙瓒搭衣服。公孙瓒高大健壮,是天生的衣架子,穿麻袋都好看。帮他搭配是件让人很有成就感的工作。

      嗯。刘备打量着赵云的身段,肩宽腰细,很有气质。臀部尤其好看,窄而且翘,再加上两腿笔直修长,什么裤子都撑得起来。脸又端正。要不是年纪小了点,定做一身西装也是可以的。诶,等立秋了,买件风衣再好不过。

      漂亮小伙真叫人看着爽快。刘备咀嚼着面条,脑子里却像在帮芭比娃娃换裙子一样,不停的设计各种款式的衣服套在某赵姓男模身上。

      赵云咬了一大口面条,腮帮子鼓鼓的,有点奇异的可爱感。见对方摸着下巴打量自己,不由得紧张起来。

      难道是脸上有东西?天哪我不会把食材弄脸上了吧?老师看见了!

      刘备见对方窘迫的脸都红了,才意识到自己的打量有些叫人难堪,忙笑着敲敲自己的脑袋:“别见怪,我这是‘旧病复发’了。”

      赵云歪着头看着他。

       “你和瓒哥当年很像……”刘备有些感慨,夹起一片生菜叶子:“那时候我给他买了不少衣服。”

       瓒哥?哦,是公孙老师吧。等等,我和他很像?

      赵云回想起公孙瓒那一脸骚气的络腮胡子和常年挥之不去的烟味,暗暗发笑,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兄弟,借个火。”

      小伙子的wink虽然稚嫩,倒也有着独属于年轻人的魅力;刘备不由得微笑:他实在羡慕这种朝阳一般纯粹的活力。这倒不是说他认为自己老了,只是他总希望自己年轻一些,再年轻一些。

      他戒了烟酒,保持足够的睡眠,吃清淡的食物,保持锻炼,希望能延缓衰老。他实在热爱生命,希望自己能离变老更远一些,有更多时间落实尚未完成的计划。但时间不等人。每每起床时看到一枕头的发丝,或是一直躺到半夜都不能睡着时,他就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帮助赵云,不光是为学生承担的一份责任,更是他的一点私心。赵云的形容举止,很有当年公孙瓒的风范;看到他,刘备就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那些能吃能喝能睡的日子。赵云在这里学习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他不再失眠。他甚至开始做梦,像小时候一样,在五光十色的梦境中幸福的打滚。

       赵云看着对方翘起的嘴角,愉悦的夹起鸡蛋,大咬一口。嘿嘿,差点以为老师会生气呢。

       “子龙。”

       “嗯?老师。”

       “打完比赛,你还在学校住吗?我是说,离期末考尽了,这段时间学习会比较紧张。”

       “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赵云一直在思忖,但一直不敢直接提出来。“您的意思是?”

       “你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最好搬到我这里来。”刘备尽量做出不经意的表情:“也不用和我做规矩。谁先回家谁就做饭。”

       “那租金呢?老师,我这场比赛有笔奖金,不过可能得过几周才能提出来,毕竟队里也要分匀……”

       “我像那种缺钱的人么?”刘备又好气又好笑的打断了他的话。“来,今晚你洗碗,就算房钱了。”

      “上次你没洗碗就溜回学校了,我可记着这笔账的。洗完碗把要问的题目拿给我看。”

      赵云拖长了尾音:“是,长官——”

      阿斗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小盆。今晚没有人记得给它放猫粮。

【云玄】【浑身是胆】(六)

      “补贴不了就不去咯,多大点事。”公孙瓒把腿翘在台式电脑上,欣赏着自己锃亮的皮鞋。

      他点上根软中华猛吸一口,熟练的吐了个烟圈:“只要小崽子把下个月的比赛打好了,他爱去上课不爱去上课,哪怕挂上三十科老子都懒得管。”

      “你可别当着人家面说啊,”刘备正抱着他那个保温杯喝茶,一开嗓,不小心咽下去两个枸杞:“……咳,咳咳。”

      “艹,闭嘴。”公孙瓒连忙从老板椅上转过来,用力在他背上锤一把:“好些没?妈的,搞什么?养生养生,别被这玩意呛死了。”

      “……咳。停,停停。”刘备觉得自己没被呛死,倒差点被打死。靠的太近,公孙瓒身上的烟味有些诱人。

      “去,别散播二手烟。勾人家馋虫啊。”

     公孙瓒麻利的把嘴里的烟递过去。

      “……算了,你口水还在上面。”

     “切,你他妈还嫌起老子来了。他奶奶的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年吸老子的烟屁股还吸少了?他妈口水吃了两升都不止!”

      这事简直翻不过去了。刘备绝望的想。算了算了,转移话题。

      “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你那个小徒弟说得涕泗横流,发誓要好好学习的。多么可敬的态度!刘某真是负责的好老师。就冲这个,你也得谢我一声。”

       “去你娘的,你负什么责?老子辛辛苦苦带他到这么大,你想来收割胜利果实不是?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哎,想都不要想!”公孙瓒哈哈大笑,伸手用力捏了捏刘备的脖子,差点把刚滑下喉咙的枸杞给挤出来。

      这两位在办公室插浑打科,吹牛扯皮,赵云却在寝室含着眼泪进行了深刻的反省。

      我真是个禽兽。

      公孙老师对我那么好,我却在文化课上偷懒。他嘴上虽然不说,心里该多难过啊。

      他一定是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才没有当面责骂的……每次见面时他装得大大咧咧,其实一直在担忧我的成绩。我怎么就没有早些看出来呢?

      我居然还想搞刘老师。我真是个不要脸的大傻子!呜呜呜。人家都没和我计较。人家长得是嫩点,但也只有我这色胆包天的臭流氓会把人当成学弟吧。真是可恶啊。

      单纯的刘老师,居然还打算给我辅导功课,居然还打算把我这个大色魔带回家!孤男寡男的,月黑风高,嘿嘿……

      天哪我在想些什么!真是不知悔改!同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了!我这就去学习,绝不辜负两个老师的期望!

      “云哥,下下周的比赛你心里有底吗?”夏侯兰靠了过来,和赵云挤在一张椅子上:“诶?在学英语啊。哎,我说,那个队的小前锋好像很厉害。我们要不要问问老师搞外援的事啊。”

      “嗯,你明天去和导师说吧。我看他没这个意思。他自己有点想要打后卫的。”

      “他就算了吧!”夏侯兰大笑一声:“他那么大年纪了,欺负小辈们,好意思么!”

      “不是,你说话就说话,扭你妈呢?把老子都蹭硬了!操你妈你再动下试试?”

      “云哥,你这尺寸可以啊。”夏侯兰挤眉弄眼的比划着:“今晚趁你睡着了,我就把咱俩的换一换。嘿嘿。”

      赵云看着他的笑容,绝望的骂出了声。

      艹。做好学生的梦想又破灭了。